警示钟

警示钟

当前位置:警示钟  
以案为鉴丨他在人情往来的幌子下慢慢放松了警惕
发布时间:2/20/2023  文章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作者:  点击数:11091   分享按钮

  深受组织重用,30多岁就担任区直单位“一把手”;接连在多个重要岗位提拔使用;多次出色完成上级交办的“急难险重”……但却最终栽倒在商人老板的各种“围猎”之下。

  云南省昆明市呈贡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原党组书记、局长鲁菲利用职务便利,多次收受他人所送现金共计158万元。2022年5月12日,因犯受贿罪,鲁菲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处罚金三十万元,违法所得予以追缴。

  2000年,鲁菲在毕业后考取公务员。参加工作后,鲁菲从事过多个岗位的工作。在此期间,他勤奋努力,踏实肯干,能力得到了很大的提升,也为他今后走上领导岗位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2014年9月,鲁菲来到区园林绿化局工作。在此后的三年中,鲁菲带领全局干部职工加班加点,呈贡区相继涌现出了樱花大道、月季大道、蓝花楹大道等一系列“网红”景点。

  后来鲁菲又被调至区水务局工作。其时,昆明滇池保护治理工作愈发重要。鲁菲带队奔走在大街小巷、田间地头,经过多方论证和现场模拟,最终制定出治污方案。经过八个月的奋战,呈贡区8条黑臭水体沟渠全部消除。

  之后的几年里,鲁菲表现积极,斗志昂扬,遇事敢于担当,为当地作出了一些贡献,由此也得到了领导的赏识和同事的肯定,仕途一直顺风顺水。

  但与此同时,随着职务的变迁,工作岗位日益重要,鲁菲手中的权力大了,说话的分量重了。不论是园林绿化工作,还是水务工作,单位的项目较多,由此也引来了一群商人老板的“追捧”。

  见到老板开豪车、住豪宅,吃喝奢靡无度,在与商人老板的一次次推杯换盏之间,鲁菲的心态逐渐起了变化。他开始热衷于与商人老板为友,生活中贪图享受,发展到后来,甚至错误地认为,“老板请自己吃饭是一种身份的象征、很大的面子”。

  平时不注重学习,也让鲁菲在权力和大是大非面前认识不清。由于日常工作较忙,鲁菲在参加政治学习和组织生活时,习惯于照着念稿子,稿子念完,就算任务完成、万事大吉。从来没有认真、系统地强化自己对党风廉政建设和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等方面内容的学习,也没有在日常工作之余,严肃、深入地叩问自己,党员干部的初心使命是什么、权力是从何而来。

  思想认识犹如房子的脊梁,一旦松动或“倾斜”,如不及时纠治,校正人生航向,就有可能在未来的某一天,爆发出惊人的破坏力。

  第一笔让鲁菲“破防”的礼金,来自一个“老同学”戴某。

  鲁菲曾与戴某同一年级读书,但彼此之间也只是知道名字而已。后来两人各自读书工作,有着不同的人生轨迹,并没有什么往来。

  将两人连在一起的,是区园林绿化局的工程项目。戴某是某园林绿化有限责任公司负责人,之前就承接过该局的一些工程项目。2014年,鲁菲到区园林绿化局任职后,戴某动起了小心思,准备好好利用一下“老同学”这层关系。

  机会很快就来了。年底,鲁菲因病到区某医院输液。戴某得知消息,赶紧到医院看望,并试探性地奉上了一个一万元钱的大红包,并“漫不经心”地说,“只是老同学的一点心意,来看望一下,正常的人情往来而已”。鲁菲拒绝了,但考虑到“人情世故”,以及戴某“当时极力要送的态度”,鲁菲象征性地收了他200元钱,并和他开玩笑说,就当他买了个水果篮来看过老同学了。鲁菲认为,自己这样处理,既不拂戴某的面子,也没有违纪违规,还不至于被人说成“不讲感情”“不可亲近”。

  在一声声“老同学”、一阵阵嘘寒问暖后,戴某迅速拉近了与鲁菲之间的距离。从医院探病开始,戴某时常去鲁菲办公室走动,周末聚餐的次数也渐渐变多,逢年过节时不时送一些水果和高档烟酒。与戴某慢慢熟悉之后,鲁菲认为此人不错,比较值得信任。

  就这样,鲁菲渐渐习惯了这种迎来送往、觥筹交错的社交生活,满足的不仅仅是口舌之欲,更重要的是享受被奉为“座上宾”的感觉。而作为回报,在戴某承揽一些工程项目时,鲁菲通过明示或者暗示的方式为其打招呼,为戴某大开方便之门,将单位负责的大部分工程项目交给戴某。

  “我把他当成了自己的好兄弟、好朋友,尽全力去关照他。而他,也会在我和家庭出现事情时及时出现并全力以赴帮我解决。”鲁菲如此看待两人之间的关系。看到戴某与单位主要领导打得火热,下属自然不敢怠慢。发展到后来,戴某已经不需要跟鲁菲打招呼,直接找该单位负责招标的工作人员,就可以拿到自己想要的工程。

  当然,戴某也很“识趣”。过年过节送红包,听说鲁菲买房缺钱,马上将家中现有的几十万现金及时送到,邀约鲁菲一家出国旅游,并承担相关费用,等等。更重要的是,戴某“很仗义”,自己跟随鲁菲发家致富后,不忘分出一部分工程“利润”拿给鲁菲。就这样,鲁菲仅从戴某一人手里,就收受了上百万的贿赂。

  除了戴某,还有一个叫“小何”的人与鲁菲走得很近。两人初次见面,何某就送上了万元的礼金,鲁菲果断地拒绝了。起初,鲁菲对何某夫妇比较反感,总是刻意拉开与何某夫妇的距离,每次何某夫妇在节假日送礼品礼金给鲁菲时,都会被鲁菲婉拒。“认识何某夫妇之前,我无法想象行贿者送礼送钱会如此‘执着’,或者毫不客气地说是脸皮如此之厚。”鲁菲在忏悔书中写道。

  直到2016年8月的一天,鲁菲的爱人在医院早产。当时情况较危险,而何某夫妇不失时机地来医院看望,并帮助忙前忙后。离开时,何某夫妇拿出5000元的大红包送给鲁菲,并表示这是拿来“冲喜”的钱。此时的鲁菲,很感激何某夫妇所做的一切,于是收下了该红包。

  鲁菲在收下红包的同时,随之将何某夫妇视为“体贴入微”的好朋友。何某在承揽、实施鲁菲任职单位的工程项目过程中,逐渐变得“顺畅”起来。为获得鲁菲的帮助,何某继续向鲁菲送钱,而鲁菲同样利用其职务便利,在工程项目的招标、实施和拨款过程中为何某提供便利。

  真正让鲁菲触动甚至害怕的,是2021年1月,呈贡区纪委全会召开,会上通报了区政府前领导郭某某严重违纪违法的典型案例。之前鲁菲与郭某某私下来往较多,因此郭某某的被查乃至通报,对鲁菲触动非常大。

  2021年12月,鲁菲被采取留置措施。置身留置室里,经过办案人员耐心细致地开导,鲁菲终于深刻地反思自己走过来的人生历程。

  “从2014年到2021年,我被掌声和荣誉的光环所笼罩。那时受表扬多,有点飘飘然,认为自己很能干。有的老板为了承接工程,通过领导、朋友等关系打招呼,然后慢慢与我接近,开始请吃请喝、赠予礼品礼金。”在“人情往来”的幌子下,鲁菲把持不住底线,慢慢放松了警惕,进而“小节”失守,与所谓的“朋友”“兄弟”勾肩搭背、互惠互利。

  “我对不起组织对我多年的关心和培养,对不起呈贡区人民群众,我辜负了他们的信任和殷切希望;也对不起父母妻儿,留下一片巨大悲痛和伤心思念让他们日夜煎熬。”鲁菲在忏悔书上如此写道。

  “事最不可轻忽,虽至微至易者,皆当以慎重处之。”在形形色色的诱惑和无所不用其极的“围猎”面前,太多的党员领导干部败下阵来,付出惨痛代价。拒绝五光十色的诱惑、千方百计的围猎,才能防止自己掉进贪腐的“陷阱”。(云南省昆明市呈贡区纪委监委 申子辰 || 责任编辑 赵宇航)

©中共建湖县纪律检查委员会  建湖县监察委员会  版权所有
苏ICP备12026229号  苏公网安备3209252020000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