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在位置: 主页 > 勤廉楷模 >

在脱贫战场燃尽生命之火 ——追记四川省阆中市原纪委常委、监委委员、驻赵家沟村扶贫工作组组长张晋铭

来源:中纪委网站 发布时间:2019-12-23 08:57

 

  作为驻村扶贫工作组组长,张晋铭时常下田入户,搜集第一手资料,图为他生前在赵家沟村村民家走访时的场景。(资料图片)

  到群众中去,与群众打成一片,是张晋铭始终坚持的工作方法,图为他在赵家沟村春节联谊活动现场宣讲脱贫攻坚政策。(资料图片)

  2019年9月21日,星期六,张晋铭像工作日一样起得很早。秋日初阳穿过窗户洒满客厅,他坐在沙发上,拿起定点帮扶的3家贫困户台账反复查看,嘴里念叨着抽时间还要再去一趟。

  “他特别惦记贫困户赵克吉,忧心这个农家汉的日后生活。”妻子李敏低声回忆,上午过去一半,张晋铭渐渐有些坐不住,平躺在沙发上睡了过去。

  入夜,张晋铭陷入深度昏迷。次日下午5时40分,43岁的张晋铭因病医治无效逝世,再也无法实现他最后的愿望。

  9月26日,阆中市殡仪馆举行遗体告别仪式,80公里外的赵家沟村干部群众自发聚集起来,沿着他生前入村的山路进城,送他最后一程。

  最后一次下村——
  “还有事没有做完,我多看会儿”

  阆中,地处秦巴山南麓,低山起伏、丘陵遍布。出市区,折入山路,历省道转县道再走几段仅能供一台车通行的村道,翻山越岭一个半小时,赵家沟村缓缓映入眼帘。

  2014年,张晋铭开始对口帮扶赵家沟村2户贫困户。从此,这条盘山道上多了一个奔忙的身影。2017年9月,脱贫攻坚爬坡过坎的关键期,张晋铭主动请缨,担任市纪委监委驻村扶贫工作组组长。这几年,在村道上、在院坝边、在半山腰的菜田里碰到“张纪委”,赵家沟人早已习惯。

  2019年9月6日,村民们如往常一样和他道一番家长里短后告别,都没想到这竟是最后一面。

  那天6点刚过,张晋铭像以往一样穿着灰蓝色的休闲服、脚踩运动鞋出了家门。这一回,颠簸的盘山道让跑惯了山路的他痛苦难抑。早上8点,村党支部书记张洋溢老远看到熟悉的车牌招手示意。张晋铭从车中出来的那一刻,张洋溢不禁有些讶异:“人都瘦得脱相了,脸色也不好。”

  走进村委会,张晋铭和张洋溢、村委会主任李向奎、村委会副主任赵策一起商量解决村里剩余的两条“断头路”:从四社经回春镇去仪陇的出县通道最后800米,和从六社桐木嘴到廖家坡的泥巴路。当过村医的赵策注意到,张晋铭额头上挂着细细的汗珠,一只手抵着腹部,脸色发黑。

  9点半,满心忧虑的赵策、李向奎跟拖着病躯的张晋铭一起去看帮扶户赵克全,原来10分钟就能走完的路,这次走了35分钟。

  得知年过七旬的赵克全、蒲桂芝老两口都生病住院、忧心无力医治,张晋铭给老两口讲起了大病医疗救助政策,嘱咐他们安心治病。从赵克全家出来,张晋铭反复叮嘱同行的李向奎,“赵老家庭困难,如果医保报销后费用还很多,请你费心一定帮助申请补助。”

  转进帮扶户赵克吉家,张晋铭坐到床边,聊起稻米收成、来年打算。“我看他有点瘦了,他以前精精灵灵的,晓得不嘛?”赵克吉回忆道。看着这个从不嫌弃自家床头臭、帮他买生平第一台电视机、劝他自立自强的精壮汉子身体不好,赵克吉坚持要把家中剩下的八个鸡蛋给他补补身子。张晋铭笑着拒绝。

  11点左右,在自家院坝里的任桂华听到了几声熟悉的“任婆婆”,不自觉加快脚步,接张晋铭进门。

  “听说我胃里长了息肉,小张还要帮我找个车子去医院,又掏出200元钱给我,嘱咐我年纪大了,少种点田,别太劳累。”任桂华眼角含泪,“我怀念他,只要一说他,我心里就悲痛。”

  临近正午,张晋铭从院坝出来,在任桂华家前的坡头边停住了脚步,看看不远处的赵克全、赵克吉家,再回头望望,反复好几次,久久没挪步。任桂华见状跟了出来。

  “你瞅啥子哦?”

  “莫得事,我就是看看。还有事没有做完,我多看会儿,我多看会儿……”

  帮扶人的本分——
  “老百姓的事就是自己的事”

  秋末冬初,赵家沟村皇寨坎的低山地上,年初栽下的九叶青花椒长势喜人,收到流转费的农户们喜笑颜开。

  “去年冬天,村里考虑引进花椒产业园,张晋铭坚持要求土地流转价格要以米价为基准按周期上调,上调幅度以固定数额稻米折算现金。”张洋溢还清楚记得张晋铭的那番分析:若像以前按固定金额分红,考虑物价上涨因素,村民会吃亏;如果以稻米为基准,折算成现金,老百姓能多得实惠。

  把老百姓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张晋铭用最朴素的换位思考践行自己“扶贫帮扶责任人的本分”。

  阆中地处秦巴山革命区,原是国家级贫困县。群山环绕的赵家沟,户籍人口602户1508人,常年在家的只有295户595人,多是老弱妇孺。

  2017年9月,驻村扶贫工作组组长张晋铭“履新”的第一个动作,就是迈开步子爬山头、走泥路,下田入户,搜集第一手资料。起初,不熟悉村情时,李向奎时常陪他入户。有些农户卫生习惯不好,张晋铭没有任何嫌弃,跟村民一样坐一样聊,还帮着一起搞卫生。“从来莫得架子,一进门就坐人床边上去了。”

  了解到评定贫困户过程中存在优亲厚友的现象,张晋铭把散落在沟沟坎坎的602户挨个走访。“晋铭哥对所有在家的非贫困户进行了走访,对不在家的进行电话访问,特别是对当时的贫困户,他进行了多轮次、全覆盖的走访。”时任驻村第一书记王思强回忆,经精准识别排查,贫困户由127户、334人确定为69户、172人。

  在一次次入户交心中,张晋铭把村民所思所想所盼记在心上,把他们的烦心事、操心事、揪心事一件一件推动解决。

  村社间多是泥巴路,雨天出行“一步一滑”,老幼出行隐患不小,张晋铭带着工作队新建水泥路9.59公里,把便民路修到各家院坝前;村中多处路“断头”,出山难、出县难,他协调落实资金35万余元,解决“断头路”2.2公里,出山通道畅通无阻。

  不少村民住在年久失修的危旧房、土坯房中,住房安全没保障,张晋铭带领工作组前后实施危房改造95户、易地扶贫搬迁11户,使全体在家农户都住上了安全房。

  吃水难、浇地难,张晋铭带着工作组先后两次实施管网延伸工程,使全村95%的农户安装上了自来水;经过多方奔走,张晋铭协调相关部门整治村山坪塘8处、蓄水池9口,到位资金105万元。

  “造血”功能不足、缺乏产业支撑,张晋铭与工作组一道推动村集体建成占地60亩的银杏产业园,吸纳所有贫困户入园,又新建屯水鱼田5处,培育养殖大户2户……

  “干起工作来非常疯狂,就是个‘拼命三郎’。”走在入户路上,王思强又想起那个“晋铭哥”。2018年9、10月,恰逢脱贫摘帽最后的冲刺期,已经重病在身的张晋铭,白天在村里走村入户、查漏补缺,晚上驾车回城输液,次日一早再驱车赶回,始终忍着痛、不曾离开。

  夜以继日,张晋铭为赵家沟脱贫燃烧自己。“去年秋天那阵,我在城里栽树,每天回村都夜里11点多,有两次路过村委会,看见灯都还亮着。”村民任道玉走进去一看,张晋铭和村干部们还在研究方案,“多一些这样的干部才好啊。”

  入冬,赵家沟鱼塘即将收获。“去年,全村已经稳定脱贫,光鱼塘就创收1万多元,每户贫困户拿到了200元分红。”李向奎望着鱼塘愣起了神,“晋铭给我们干了好多好事,可惜他却看不见了。”

  青山赤子心——
  “只要涉及群众利益,就没有大小之分”

  皮肤黑,爱笑,说话声音大,这是张晋铭留给大家的共同印象。大家给他起了个“外号”——张二黑。不只因为他皮肤黑,更因为在群众利益受到损害时,他能黑得下脸来。

  “弟娃,搞信访工作,一定要把群众满意记在第一匹肋巴上。信访无小事,你认为是小事一桩,群众却认为是天大的事。”阆中市纪委监委信访室主任戚义依然记得,张晋铭分管信访工作后对他的反复叮嘱。“只要涉及群众利益,就没有大小之分。”

  在金垭镇介福观村村民朱元祥的记忆中,张晋铭脾气特别好。“在我们面前没有一丁点儿架子,没说过一句官话和大话。有时我们不理智不礼貌,他没发过二分钱的火。”

  2014年8月起,介福观村村民多次反映村党支部原书记在救灾物资资金使用、人饮工程、村道建设等方面存在问题。2016年10月,张晋铭接手该信访件,一边多次当面接待信访群众了解梳理问题,一边介入问题核查,查清了群众反映的所有问题,相关责任人受到严肃处理,群众没有任何异议。

  “我们反映的问题,他一条条核实,核实好了还跟我们一条条回复。”得知张晋铭去世那晚,朱元祥一夜都没睡着,“这么好的人怎么就走了。”

  2017年10月,原金城乡民乐村村民举报村党支部书记私分灾后重建款、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等38个问题。张晋铭牵头办理此件后,熬夜制定调查核实方案,列出谈话对象,带领同事一起进村入户深入摸排。

  调查核实结束,张晋铭请4名信访群众代表来乡政府办公室,从早上9点到晚上10点,用了整整一天,把反映问题的调查及处置结果一条一条向参会群众通报。把证据支撑摆明白,在得到信访群众点头满意后,才在处置结果后面画上“√”。后来,他又带队到村里召开群众反馈会。最终,村党支部书记等6名村干部分别受到留党察看等党纪处分。

  “他不仅仅是办案高手,还是从基层成长起来的做群众工作的能手。”与张晋铭共事多年的李大东回忆道。大学毕业后,张晋铭到阆中市博树回族乡工作,天天与老百姓打交道,跟村民“抽一样的烟、喝一样的酒,下乡回不来就直接睡在老乡家”。长期的基层工作经历使他练就了一身做群众工作的好本领。分管信访工作之后,他与群众的联系更加紧密,对群众反映的问题,他都主动到一线解决,用务实工作和真诚服务赢得了群众信赖。

  2017年9月,张晋铭身上多了一个“职务”——阆中市片区脱贫攻坚督查组组长。在督查工作中,张晋铭带队先后发现“三改一建”、人饮工程、危房改造项目建设进度滞后等问题80余个,并对问题逐一分析、交办、督促相关单位和部门整改落实。

  2019年9月19日,张晋铭的生命时钟只剩三天。上午11点,市纪委监委驻市市场监督管理局纪检监察组干部李仕权来到办公室,向张晋铭提交某村村干部违规挪用灾后重建资金案初核报告。

  “他一边耐心向我询问案情,一边吃力地在报告上写下意见。”李仕权神情黯淡地说,“他特别嘱咐我,对党内蛀虫一定要一查到底,保护好老百姓的利益。”如今,初核已经开始,记挂着这件事的张晋铭却永远离开了。

  嘉陵江依旧静静流淌,东侧巴山蜿蜒纵横,遍生松柏。生于斯、长于斯、葬于斯的张晋铭就如这青松翠柏深深扎根在群山中,永远陪伴着这里的百姓。

建湖纪委随手拍

点击或扫描浏览